生如鲜花,死如黄叶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前言

作者:湖思 发布时间:2015-9-22 15:22:45 阅读次数:241711 次 评论次数:

  生如鲜花,死如黄叶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前言 5月5日,收到长坚兄的信和诗稿。看完信心生感动,觉得长坚兄看得起我,要我参加他表弟湖思散文诗《生死歌》的修改和评议,本人才疏学浅,惶恐不安,难担此任。但长坚有约,国酒诱人,那就“黄牛当马骑”,滥竽充数混杯茅台喝。我翻开散文诗作《生死歌》,一下就被那对生死诗情画意般的描述吸引了,我一口气把它读完,后来又读了好几遍,一次一次有了新的感觉。 这一来,就想起了自己的一点经历,也引起了我对《生死歌》这一课题的关注。我从小受佛教、道教影响较大,也受到儒教的薰淘,后来又受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影响,对生死的看法也就有了多元化,有时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。我的出生之地是长沙县金井镇涧山村茅坪里。我的命好硬,上下夭折9个老兄和弟妹。妈妈怀我时,梦见有天晚上,屋后小禾场坪边的大樟树上,7颗星星特别亮,观音菩萨从对面河那边山上的“道缘山”寺里出来,送来一个男孩给我妈妈。我一出生,父母就抱着我,拜这个寺里圣明和尚为干爹,干爹的右腿整个脚板向里成90度弯曲,走起路来有点跛。我六七岁就陪干爹走村串户,不懂得是在干什么?干爹半斋半荤,寺外吃荤,寺里吃斋。寺里的豆制品好吃,我长大后一直喜欢吃油豆腐、水豆腐、百页、香干,就是那时吃出来的口味。我住在寺里,干爹教我认字、打算盘,后来我成了农业合作社的“铁算盘”。土改前,我家搬到长沙县边远的白沙镇蟮坑万松园,这里与平江、湘阴、汨罗交界,文化生活素来较为丰富,民间艺术丰富多彩,群众文化活动比较普遍,整个文化生活水平在湘东北地区和湘鄂赣地区算是比较高的,道教、儒礼比较盛行。道师上门敬神,谁家举行丧礼,我就去赶场看热闹,看得多了,也就把道师的咒语和礼宾的台词烂记于心。我的上屋住着“吴四八字”、周围屋场民间鼓乐有四五家,有名一点的数吴凤生、曹庆云。一到闲时,他们就告诉我算“八字”、吹笛子、在茶碗里放根稻草管吹泡练换气。我父亲也过早把我“成人化”,母亲得病,就叫我写好“文诉”,去土地庙里,父亲头着地跪在地上,我摇头晃脑地颂读自己用“十黄纸”竖写的“文诉”,然后当着土地菩萨焚烧。我学会了念《血湖经》,常被丧家请去念经,那绕棺的《叹空歌》,能倒背如流。以致如在自己年老退休后,回老家参加妹夫、叔伯大姐夫丧礼,在行客奠后的绕棺中,我都提出要“叹空”,弄得礼宾不得不临时抱佛脚,找来《叹空歌》复习。 生如鲜花逢春好,死如黄叶落秋风。生和死就是那么平常,平常得就像白天和黑夜……但也有不少人把死看得过于沉重,这也就引起了我对湖思《生死歌》研读的兴趣,并有着写点评论的雅兴。下面接着分为4段叙述,小题为:长寿不喜,死亡不忧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一;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二;韶光易逝,南柯一梦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三;临终关怀,无痛而终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四。(饶长根) 

暂无评论 .
评论回复
[ 完成后可按 Ctrl+Enter 发布 ]
Copyright © 2012-2013 湖思个人网站| 湘ICP备120146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