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意

作者:湖思 发布时间:2013-3-22 18:25:51 阅读次数:1473375 次 评论次数:

求生是人的本能

 

惧怕死亡

 

留恋这个世界

 

是人的正常心理

 

 

 

我有我的家庭

 

我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

 

我有我的朋友

 

我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

 

我有我的事业

 

我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

 

我有我美好的梦想

 

我更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

 

 

 

不愿意哦

 

不愿意······

 

 

 

不愿意又如何

 

遥想当年

 

多少资深道士

 

外炼内修

 

也不得长生不老之法

 

从古至今

 

死并无例外

 

人生的归宿就是死亡

 

我们只能坦然面对

 

 

 

上一篇:困惑
下一篇:他(她)走了
[1 楼] 佚名:奋斗着,但不忘记一切都将归于虚无——这是人们应有的生死观。

[2 楼] 佚名:《好了歌》好在以死来理解人生。

[3 楼] 佚名:没人评论,很是寂寞。好歹也来几句? ——湖思

[4 楼] 佚名:“知生者智,知死者明,活得长并非好,及时死去者强”。湖思说得好!虎男常傻饶

[5 楼] 佚名:生如鲜花,死如黄叶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前言 5月5日,收到长坚兄的信和诗稿。看完信心生感动,觉得长坚兄看得起我,要我参加他表弟湖思散文诗《生死歌》的修改和评议,本人才疏学浅,惶恐不安,难担此任。但长坚有约,国酒诱人,那就“黄牛当马骑”,滥竽充数混杯茅台喝。我翻开散文诗作《生死歌》,一下就被那对生死诗情画意般的描述吸引了,我一口气把它读完,后来又读了好几遍,一次一次有了新的感觉。 这一来,就想起了自己的一点经历,也引起了我对《生死歌》这一课题的关注。我从小受佛教、道教影响较大,也受到儒教的薰淘,后来又受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影响,对生死的看法也就有了多元化,有时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。我的出生之地是长沙县金井镇涧山村茅坪里。我的命好硬,上下夭折9个老兄和弟妹。妈妈怀我时,梦见有天晚上,屋后小禾场坪边的大樟树上,7颗星星特别亮,观音菩萨从对面河那边山上的“道缘山”寺里出来,送来一个男孩给我妈妈。我一出生,父母就抱着我,拜这个寺里圣明和尚为干爹,干爹的右腿整个脚板向里成90度弯曲,走起路来有点跛。我六七岁就陪干爹走村串户,不懂得是在干什么?干爹半斋半荤,寺外吃荤,寺里吃斋。寺里的豆制品好吃,我长大后一直喜欢吃油豆腐、水豆腐、百页、香干,就是那时吃出来的口味。我住在寺里,干爹教我认字、打算盘,后来我成了农业合作社的“铁算盘”。土改前,我家搬到长沙县边远的白沙镇蟮坑万松园,这里与平江、湘阴、汨罗交界,文化生活素来较为丰富,民间艺术丰富多彩,群众文化活动比较普遍,整个文化生活水平在湘东北地区和湘鄂赣地区算是比较高的,道教、儒礼比较盛行。道师上门敬神,谁家举行丧礼,我就去赶场看热闹,看得多了,也就把道师的咒语和礼宾的台词烂记于心。我的上屋住着“吴四八字”、周围屋场民间鼓乐有四五家,有名一点的数吴凤生、曹庆云。一到闲时,他们就告诉我算“八字”、吹笛子、在茶碗里放根稻草管吹泡练换气。我父亲也过早把我“成人化”,母亲得病,就叫我写好“文诉”,去土地庙里,父亲头着地跪在地上,我摇头晃脑地颂读自己用“十黄纸”竖写的“文诉”,然后当着土地菩萨焚烧。我学会了念《血湖经》,常被丧家请去念经,那绕棺的《叹空歌》,能倒背如流。以致如在自己年老退休后,回老家参加妹夫、叔伯大姐夫丧礼,在行客奠后的绕棺中,我都提出要“叹空”,弄得礼宾不得不临时抱佛脚,找来《叹空歌》复习。 生如鲜花逢春好,死如黄叶落秋风。生和死就是那么平常,平常得就像白天和黑夜……但也有不少人把死看得过于沉重,这也就引起了我对湖思《生死歌》研读的兴趣,并有着写点评论的雅兴。下面接着分为4段叙述,小题为:长寿不喜,死亡不忧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一;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二;韶光易逝,南柯一梦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三;临终关怀,无痛而终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四。(饶长根)

[6 楼] 佚名:长寿不喜,死亡不忧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一 说到“死”,这是一个悲痛到心底,无奈到骨髓,沉重至肺腑,碰撞至软肋的字眼!谁也不愿意提起。死到临头,心存恐惧,打上死结,人之常情!一个人的时候,特别是晚上,我就会想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去,而且为时不会太远。父母离开了,兄弟姐妹离开了,同学朋友离开了,同事和熟人都一个个失去。死到临头,多少有点恐惧。难怪湖思为此呼天抢地,长跪不起:“一天一天,我们慢慢老去,一天一天,我们迈向死亡。为什么喊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为什么你不倾听人类的心声,给我们一个不死的人生!为什么呢?为什么呢?我的天啊!”我明显感觉到了这种大声叫天,用头撞地的极度悲伤! 说到死,这里有个生死观的问题。湖思说得有道理:“人有生,就应有正确的人生观;人有死,也要有正确的人死观”。 死亡观是人类对自身死亡的本质、价值、意义的根本观点和总的看法,是世界观、人生观的有机构成部分。 死和生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,有生就有死,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,要把死亡当做一种自然的归宿。“人从出生那一天起,就在向死亡迈进一步”。生老病死,这是人类的自然规律,是每个人都应该去面对的问题。每个人都会死的,这是大家从出生就注定了的事,所以不用太去在意什么 ,有过死亡的险遇,就能把死亡就看得开一些了。9岁那年涨大水,我被冲到河中,呛得不省人事,被父亲神来之手救上岸,免于一死;初中毕业那天,特别高兴,只身撑着扮桶,在山塘中飘浮,一阵狂风吹得扮桶底朝天,我被压在塘底下,半天才挣扎着浮上来,捡回一条小命;文革中从酃县到省革委会汇报工作,我陪同的一位领导突遇刀杀,我死命搂抱凶手,协助值勤战士抓捕杀人犯,自己差点丢命。对于死,耳闻的、目睹的,我自己也曾经走近过的,太多了,所以我把这些看淡了。 我赞赏湖思的观点。“该死的时候,我们应该及时死去。人失去了繁衍力可以死,人失去了创造力可以死,人失去了生的尊严就应该安乐死。”死的理由太简单:“死是为了腾出生的进化空间,死是为了防止恶性生存竞争,死是为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。”重新认识死亡,拥有正确的生死观:长寿未必可喜,死亡亦不足忧!(饶长根)

[7 楼] 佚名:韶光易逝,南柯一梦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三 湖思的“虚无”这段太精彩了!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人固有一死。死,我之不存,人生意义何在?”虚无哉,虚无哉,一切归于虚无哉!”真是韶光易逝,南柯一梦。 那淡泊名利的叹空歌说得到位:南来北往走西东,看得浮生总是空。天也空来地也空,人生渺渺在其中。日也空来月也空,东升西沉为何功。田也空来宅也空,换了多少主人翁。金也空来银也空,死后何曾握手中。妻也空来子也空,黄泉路上不相逢。……人生恰似采花蜂,到头辛苦一场空。从头到尾细思量,原是南柯一梦中。湘潭师范60届同学新千年金秋联谊活动,接单到长沙再聚会的交接会上,我代表长沙的同学接了单,同时向在坐的同学们读了这首“叹空歌”,危万林同学特别有兴趣,一散会,在主席台上拦着我,叫我一字一句告诉他“叹空歌”,他也就一字不漏地抄在纸上。老危已与世长辞多年,他也许完整真切地体验到了“人生如梦”。万物皆空,转眼即逝,从人生无常这一点来说,人生有如梦幻。 今年4月,与学友何长坚、周寿庚、罗云秀及其家属到欧洲旅游归来,加深了对瑞士为孩子填写财产的印象。瑞士人在为自己的孩子填写拥有的财产时,写的都是“时间”。他们认为,对一个人,尤其对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来讲,他所拥有的财富,除时间外,不会有其他东西。一个人出生后,到底拥有些什么?说到底,无非是几十年的时间。所谓生命,也就是一个逐渐支出时间的过程。人出生前和死亡后都不存在,人所拥有的就只有这几十年的时间。人生就是人的一生,就是人的一世,就是人的一辈子。人从诞生那一天起,来到这五彩缤纷的世界,直到去世那一天止,离开了这花花世界。少则几年几十年,多则一百余年,就是人生的一个路程。比起宇宙星辰,比起江河大海,实在是渺小得可怜。人生就是一场悲剧 你爱的和爱你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离去,剩下的只有那一声声的凄婉的叹息 没有人能陪你走完这一生,顶多是参与过你人生当中的路程,最终你也会在这个世界消失离去!人到老年,更叹光阴之短暂。人生,剩下的只有时间,而且时日不多,过得很快,人生苦短,是一句大实话。说到梦,自然想到了“中国梦”,它提升了人生的价值,加深了对死亡的正确理解。湖思最后的建议好浪漫,我愿意同你一起来做一个全球的生死梦!可否交权联合国,成立计划生死署,专管生老病死,维持人类本身的可持续发展。当人们产生了“我累了,我该休息了”视死如归的感觉,联合国就可协同阎王老子,一起来 “勾簿”,让人尽量把快乐放大,努力将痛苦缩小,快乐地度过有生之日。生命的意义是在于活得充实,而不在于活得长久。累了就睡觉,醒了就微笑。生有何喜,死又何惧?淡泊生命,会带来死亡的快乐。(饶长根)

上一页 1 下一页
评论回复
[ 完成后可按 Ctrl+Enter 发布 ]
Copyright © 2012-2013 湖思个人网站| 湘ICP备120146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