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不喜,死亡不忧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一

作者:湖思 发布时间:2015-9-22 15:22:27 阅读次数:286003 次 评论次数:

 说到“死”,这是一个悲痛到心底,无奈到骨髓,沉重至肺腑,碰撞至软肋的字眼!谁也不愿意提起。死到临头,心存恐惧,打上死结,人之常情!一个人的时候,特别是晚上,我就会想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去,而且为时不会太远。父母离开了,兄弟姐妹离开了,同学朋友离开了,同事和熟人都一个个失去。死到临头,多少有点恐惧。难怪湖思为此呼天抢地,长跪不起:“一天一天,我们慢慢老去,一天一天,我们迈向死亡。为什么喊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为什么你不倾听人类的心声,给我们一个不死的人生!为什么呢?为什么呢?我的天啊!”我明显感觉到了这种大声叫天,用头撞地的极度悲伤! 说到死,这里有个生死观的问题。湖思说得有道理:“人有生,就应有正确的人生观;人有死,也要有正确的人死观”。 死亡观是人类对自身死亡的本质、价值、意义的根本观点和总的看法,是世界观、人生观的有机构成部分。 死和生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,有生就有死,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,要把死亡当做一种自然的归宿。“人从出生那一天起,就在向死亡迈进一步”。生老病死,这是人类的自然规律,是每个人都应该去面对的问题。每个人都会死的,这是大家从出生就注定了的事,所以不用太去在意什么 ,有过死亡的险遇,就能把死亡就看得开一些了。9岁那年涨大水,我被冲到河中,呛得不省人事,被父亲神来之手救上岸,免于一死;初中毕业那天,特别高兴,只身撑着扮桶,在山塘中飘浮,一阵狂风吹得扮桶底朝天,我被压在塘底下,半天才挣扎着浮上来,捡回一条小命;文革中从酃县到省革委会汇报工作,我陪同的一位领导突遇刀杀,我死命搂抱凶手,协助值勤战士抓捕杀人犯,自己差点丢命。对于死,耳闻的、目睹的,我自己也曾经走近过的,太多了,所以我把这些看淡了。 我赞赏湖思的观点。“该死的时候,我们应该及时死去。人失去了繁衍力可以死,人失去了创造力可以死,人失去了生的尊严就应该安乐死。”死的理由太简单:“死是为了腾出生的进化空间,死是为了防止恶性生存竞争,死是为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。”重新认识死亡,拥有正确的生死观:长寿未必可喜,死亡亦不足忧!(饶长根) 

暂无评论 .
评论回复
[ 完成后可按 Ctrl+Enter 发布 ]
Copyright © 2012-2013 湖思个人网站| 湘ICP备120146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