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终关怀,无痛而终 ——有感于湖思《生死歌》之四

作者:湖思 发布时间:2015-9-22 15:21:29 阅读次数:200980 次 评论次数:

 有“困惑”,就带来了“去留难”。湖思,你怎么把这个皮球踢给了我?“来也不由我,去也不由我。”“应该活着,还是死去,谁说得清哦?”我要这样回答你:“死了死了,一了百了”,什么都说清楚了。最要紧的是如何让老人安祥地死去,无痛而终。据说美国有人作个死的体验,说人死的时候是人生最后、最大的一次快感。当人活着时,没有死过,他不能体验死;当人死了之后,死不复生,无法说出死的体验。即使是“翻魂”过来的人,灵魂到了阴间,在过奈何桥的时候,一定要喝孟婆汤,把生前的记忆全都洗清,所以人人都不能记得前生的事,死而复生也不记得在阴间度留的情形。死的体验也是一个空白,永远是个迷,也难怪人们无法自觉接受死亡,在它的面前表现出极端恐惧! 天有风云可测,人有祸福难料。该记的记不住,该忘的忘不了,是死神造访的前兆。阎王叫人三更死, 谁敢留你到五更!我在酃县(现炎陵县)卫校任教后,又在县人民医院从事多年行政工作,后来调到县委工作。县委有的干部得了癌症,干部轮流服伺病人,首先选我。有两个肝癌病人的惨死,叫我撕心裂肺。他们都很年轻,从早到晚,最痛的时候最清醒,愁眉苦脸、哎哟喧天,不痛的时候迷糊,不省人事。在治疗期间,他们要忍受着化疗煎熬,但始终无法抗拒全身的悲烈疼痛,在一声声痛苦的叫唤中离开了人世。那临死的一声惨叫,真是痛得要命。“过度的治疗,得到的是无尊严无意义的生命”。如果有人被认定活着的日子不多了,就要以人为中心,实行“临终关怀”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减少痛苦,提升生存质量。比如对于癌症疼痛,可使用止痛药物、止痛泵甚至神经阻断等。还要对患者进行精神、心理干预,也就是最终让他们免于痛苦,安详地走过人生最后一段旅途。其实死亡不是悲哀,而是死亡之前如果没有经历痛苦,那才是一种幸福。谢谢湖思的《生死歌》,引导我阅读了不少资料,搜集整理了这篇拙文,惟恐胡乱涂鸦,贻笑大方。 不提点意见好像我的感想还少了一点什么,要说意见,主要是人生观的问题,古往今来已铺天着盖地谈得相当多。人死观还是一个冷门,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增加一点笔墨,《生死歌》的散文诗无疑会更加丰富多彩。 最后要说的是,我这个到过联合国总部的老者,找个时间,向湖思颁发一枚联合国发给我的薇章,表示对湖思关于人类生死问题创新研究的感谢。(饶长根) 

暂无评论 .
评论回复
[ 完成后可按 Ctrl+Enter 发布 ]
Copyright © 2012-2013 湖思个人网站| 湘ICP备12014604号